如果你看过漫威电影的《雷神》系列,或者玩过最新一代的《战神》,相信你对许多ACGN中的北欧神话元素都不会感到陌生。众神之父奥丁、雷神托尔、洛基、瓦尔基里……这些名字也慢慢被很多人熟知。

可绝大多数人对北欧神话的了解,只是来自许多作品的二次创作,那么真实的北欧神话是怎样的呢?

北欧神话又称挪威神话,其出现时间要晚于世界其他神话体系,口头传播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1~2世纪。《大埃达》是保存了北欧神话的重要古籍。巴德尔的命运的故事,斯基米尔旅行的故事,索尔的雷锤的故事,都在《大埃达》中有所体现。尼伯龙根故事的十二首诗,著名的日耳曼传说《尼伯龙根之歌》都是在此基础上进行创作的。

茅盾先生通过对这些书的一系列查证和考究,写下这本《北欧神话》,里面介绍了北欧神话的体系以及众神的故事。

神话是一个民族文化的灵魂。与散漫的希腊神话迥然不同,北欧的神话,是庄严的、悲剧的;北欧的众神,是庄重、正真、博大的;这些如斯堪的纳维亚群山一样粗朴而巨伟的传说,无不透露着北欧民族个性中的冰与火。——茅盾《北欧神话》

北欧神话的风格,与耸然的斯堪的纳维亚群山一样粗朴而巨伟。与希腊神话中众神一直在嬉戏、恋爱、游戏人间不同,北欧的神永远在和有害于人类的恶势力恶神和恶巨人族相斗争。如果我们说南方的希腊神话是“抒情的”,那么这北欧神话便可说是“悲壮的”。

神话是现实的投射,一个神话的形成,和民族发展、生活环境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大陆冰川覆盖了整个北欧地区,我们到处可以见到冰川侵蚀和堆积地貌。短小的河流、荒芜的土地、漫长的凛冬,相比于爱琴海岸草长莺飞的古希腊,这样艰的自然环境孕育出的民族,显然民风更加彪悍。

因此我们看到的北欧众神,不管是主神奥丁还是雷神托尔,还有女武神,无论男女都是骁勇善战。比起希腊神话,北欧神话仿佛是个粗犷的汉子,但是铁汉也有柔情,北欧神话的柔情充分体现在爱情上。

每一个体系的神话当中都有爱情故事,北欧神话也不例外。茅盾先生在《北欧神话》这本书中,就讲述了高冷的神之间的爱恨纠葛。

北欧神话中的夏神叫作尼奥尔德,他被形容成是一位极其美貌的神:正当盛年,穿着短的绿衫,以贝壳和海草为冠或带棕色的阔边帽,饰以鹰羽。夏神的妻子是冬神斯卡蒂,她冷若冰霜,不苟言笑。他们之间的爱情极具戏剧化。

诸神提议让斯卡蒂在众神中择一人为丈夫,选择的方法是众神都用布蒙了头面,全身只露出一双光脚,让斯卡的选择。斯卡蒂选中了一双很好看的脚,他以为这对美脚的主人一定就是自己爱慕的巴德尔(光明之神),不料揭开蒙脸来看时却是夏神尼奥尔德。

尽管开局很戏剧化,他们后来还是相爱了。只是斯卡蒂与尼奥尔德在他的家乡海边居住时,她却不习惯了:海浪的、海鸥的鸣噪,打扰了她的清梦,她渴望回到自己的家乡。尼奥尔德只好同意和他去北方的家乡住,但是反过来尼奥尔德不习惯了:风吹过松林的凄声、冰嘶雪崩、狼的嚎叫也使得他魂梦不宁。这样的日子,让这对夫妻感到痛苦,最后爱好习惯不同的他们同意离异。

这一段故事,其实也说明了夏与冬之间的循环。斯卡蒂是冬的人格化,最终接受了奥尼尔德——夏的拥抱,然而她的爱情不能长三个月,这也是北欧夏季的时长。尼奥尔德和斯卡蒂同住在北方的第九天——九个月,暗示着夏离开人间的九个月。这也是夏与冬的循环,四季的交替。

奥丁与琳达的爱情故事,也是北欧神话中说明寒暑循环之自然现象的许多故事中的一个。

鲁塞尼斯国王比林有一独生女琳达,虽已到了出嫁的年龄却不肯选择夫婿。比林的国家正在遭受侵略,但比林太老了,不能打仗,用没有可信托的勇士,他十分忧虑。一天忽然来了一位客人,他穿着灰色的外套,带着一个扩编的帽子。这人就是奥丁。为了得到琳达,他替比林带兵打败了敌人。事后他想娶琳达为妻,却被拒绝。

第二次奥丁假装成一个银匠,他用金和银铸成了各种新潮的装饰品献给比林,只为求娶琳达为妻,却再被拒绝。第三次奥丁变成了一个年轻的武士求爱,依旧被琳达拒绝。他终于被激怒了,取出神咒水,将琳达迷晕囚禁在密室里,将她的手脚束缚起来。

在这里琳达是冰冻大地的人格化,她固执地拒绝着太阳(奥丁的象征)。但在春雨到来之时,冻地也终于回春,从寒冰下解放受到太阳的洗礼。

弗蕾雅是爱与美之神,同时也被视为大地之人格化。北欧神话是用了许多女神来代表大地各方面现象的,常用许多男神来象征太阳在四季中的各种现象,弗蕾雅很爱她的丈夫奥都尔,但是奥都尔的爱情却没有那么专挚。

和弗蕾雅同居一久,奥都尔就厌了,出门漫游,不知所踪。弗蕾雅孤寂地守在家里,伤心坠泪。她的泪水滴在石上,石为之软,滴在泥中,深入地下化为金砂,滴在海里,化为透明的琥珀。

经过了许多时候,却不见奥都尔回来,弗蕾雅便自己出门寻访。她走遍了世界各处,且哭且寻,因此世界后来,终于在阳光闪耀的南方的安石榴树下,弗蕾雅找到了奥都尔,那时弗蕾雅的快乐就像新娘一样。为纪念这棵安石榴,时至今日,在北欧,依然还有新娘戴着安石榴花的习俗。

奥都尔又被视为“热情”或“情爱之欢”的象征,这便是弗蕾雅之所以追逐而不合的缘故。

从上面的故事中,我们可以看出来北欧神话中的“神”并不是完美的,他们也会因为不合适而分开(尼奥尔德与斯卡蒂),也会因为得不到而强迫占有(奥丁对琳达),也会被欲望驱使(奥都尔)。他们更像升级版的普通人,拥有超凡的神力和绝妙的武器,时刻渴望美和智慧,但最终都无法逃脱“人”的劣根性。

之所以用“梦”来类比神话,是因为神话与梦有着相似的意义结构。一方面,神话是一种充满隐喻和象征的诗化语言,如果用实证或叙事的角度去解读,就会丢失其中蕴含的精神讯息。另一方面,神话有着梦一样的内向沉淀,如果说梦连接的是个人不曾察觉的潜意识,那么孕育神话的源泉则是人类群体的无意识,这座人类共有的隐秘的精神蕴藏正是通过神话而得以具现。

对于人类来说,神话故事不是简单的精神寄托,而是自身观念在意识层面的显现。神是人类的创造品,是为了满足对自然的好奇,是为了驱逐本能的恐惧,亦是为了释放对生活本身的欲望,神的创作原型就包含人类本身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